“巴揚女神”吳瓊國圖美麗綻放

轉載 中國東方演藝集團   2019-05-01 23:37:34  閱讀 318 次 評論 0 條


11月9日晚,《魅力吳瓊——吳瓊和她的巴揚音樂會》亮相國圖藝術中心。百變的曲風、百變的造型、百變的角色,好聽好看走心的視聽盛宴,讓觀眾聽醉了耳朵、看醉了眼睛、陶醉了心靈。吳瓊和她的朋友們,征服了現場每一位觀眾。

青年巴揚演奏家

吳 瓊

在這個初冬的夜晚,全國各地慕名而來的觀眾匯聚于此,近距離感受從熒幕中走出來的“巴揚女神”的魅力。 多明戈·莫都格諾的一曲《飛翔》唱遍了全世界,在這臺音樂會上這首歡快悅耳的作品成了開場曲。肩挎巴揚,左手輕舒猿臂拉動風箱,十指在密密麻麻的按鍵上飛快的躍動,吳瓊帶著優雅自信的微笑款步出場。

時值初冬,吳瓊用維瓦爾第的《四季》中的“夏”,帶來一股音樂世界的溫暖。此后,歡快熱烈的《查爾達什》抒發了吳瓊對美好生活的熱情表達。

由吳瓊、王梓丁、姚亮、陳皓星帶來的《Nostalgias弗拉門戈》,“西班牙舞蹈皇后”火辣激情的舞步差點兒燃燒了國圖音樂廳的地板,引來陣陣喝彩。

在觀眾眼里,吳瓊身上懸掛著時尚跨界的標簽,但是在她內心住著卻住著一位古樸雅致的古典藝術家。音樂會上的室內樂環節,兩把提琴,一把吉他,一只箱鼓,加上吳瓊手中的巴揚,《賦格》、《Nostalgias弗拉門戈》、《克勞德&自由探戈》,幾首專業性較強的樂曲被幾位藝術家珠聯璧合的娓娓道來。

深情演繹

《貝加爾湖畔》

中國東方歌舞團舞蹈演員崔嶸巍,深情演唱《貝加爾湖畔》。“在我的懷里,在你的眼里,那里春風沉醉,那里綠草如茵……”經過音樂劇場《我們的愛情故事》的錘煉,崔嶸巍已經華麗轉身為一位歌舞俱佳的音樂劇演員。一個歌者,一位樂手,兩個同樣美麗的聲音,如同華美的二重唱演繹著動人的仙樂。

吳瓊與曲大衛、姚亮、鄭瑀、陳川、陳皓星共同演繹了阿根廷“探戈之父”皮亞佐拉的《遺忘》、《克勞德&自由探戈》。

由吳瓊、王祖鵬、劉珂、單宇、于洋帶來的《一步之遙》

音樂會上,吳瓊展示了百變曲風百變身姿。在探戈風的《一步之遙》中,她一邊激情演奏著巴揚,一邊搖擺身姿秀起了舞步,變成了探戈女郎。

大膽創新、改變新穎的經典融合曲目《碟中碟&野蜂飛舞》,吳瓊一面眼花繚亂的炫技,一面與打擊樂家鄭瑀神秘互動,變身“邦女郎”。

在南斯拉夫電影《橋》片段《啊朋友再見》中,吳瓊化身為颯爽英姿的蘇聯紅軍女戰士,與西爾艾力、孟祥宇、王黎、李英豪、王祖鵬、崔嶸巍等“戰友們”一同高歌,抒發著革命激情。

由關天天、曲大衛編曲,吳瓊與青年歌唱家霍思羽,為觀眾帶來世界經典名曲《玫瑰人生》。

孟祥宇、王黎為觀眾演唱了優美、抒情的著名的意大利歌曲《重歸蘇蓮托》。

來自科爾沁草原的著名蒙古族青年歌手、電影《芳華》插曲原唱阿木古愣,與吳瓊和劉珂、單宇、于洋三位舞者帶來一股濃烈的懷舊風。

吳瓊與西爾艾力為觀眾演繹了歌曲《我的心里只有你沒有他》,隨后西爾艾力又為觀眾獻上了那首熟悉的《懷念戰友》。

中國東方歌舞團大地電聲樂隊:孟波、呂埕平、于海東、莊寶、梁宇恒、朱森、曲大衛、何青松

剛剛完成了中朝聯合演出的中國東方歌舞團大地電聲樂隊,在音樂會現場為觀眾帶來傾情演繹。

吳瓊的好友、主持人北辰溫暖醇厚的穿針引線,讓音樂會幻化成一篇錯落有致的優美詩篇。

吳瓊與鋼琴演奏家曲大衛聯袂演繹

演出現場

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宋官林,總經理高艾,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榮書琴與吳瓊合影

嘉賓周七月、周八月與吳瓊合影

從左至右:吉他演奏家陳川、“西班牙舞蹈皇后”王梓丁、巴揚演奏家吳瓊、打擊樂演奏家鄭瑀

觀眾評論

如果讓我評價昨夜東方歌舞團吳瓊和她的巴揚音樂會,我只想說“震撼”。我在現場一次次無法自抑地為舞臺上的演員鼓掌、喝彩、尖叫,甚至手舞足蹈。我想這不僅僅是因為西洋音樂那種特有的熱情和魅力,更是現場音樂家帶動下的那種活潑的氣氛和自在的、融洽的感染力。讓人的內心放松,忘記一切紛擾,只想和著節拍為生命舞動。我想這就是音樂的能量和魅力,使人本能地引發共鳴。

現場主持人的一句話特別打動我,他介紹說:“什么樣的成就都離不開誕生和堅持。吳瓊說她的巴揚生命永遠只比她小兩歲。”當時我的腦海中就出現了一個畫面:一個小小的娃娃,懷抱著一把小小的巴揚,用小小的手指,按動著一顆顆如星星般小小的琴鍵,聆聽那跳躍而出的音符,說不定她還會不時地停下來拍掌和歡笑、然后再一次好奇地去按鍵。這就是初始的愛吧,是人本能地對美、對音樂的追求與向往。也就是這份初心和隨后的堅持,換來了如今這位落落大方的年輕美麗的音樂家,讓她在臺上與她的琴、與她的音樂如此融洽地合二為一,仿佛只有與琴在一起才是一個整體。

吳瓊和巴揚是共在的,仔細想想,臺上的每一位音樂家,又何嘗不是與他們的樂器共在?無論是胖胖的鋼琴家、斯文的小提琴演奏家、帥氣的鼓手、吉他手、貝斯手等等,他們在演奏也是在享受,看他們投入的神情、隨之自由扭動的身軀。我們坐在臺下觀看、聆聽,視覺與聽覺構成了雙重的享受。我們又往往尋找不到巴揚的聲音,或者說尋找不到任何一種獨特樂器的突出的聲音。我忽然意識到音樂是復雜的,又是統一的。說它復雜,是因為很多種音樂形式可以結合在一起,歌唱、舞蹈、各種吹拉彈打擊器樂。說它是統一的,是因為對于聽眾而言,這些形式越加統一、越加融合,便越是美的享受。

這也讓我想起昨天下午剛剛去聆聽了一場合唱比賽,水平非常之高。最后評委老師進行點評,他說:“合唱、一定是一種和諧,不在乎聲音有多大、不在乎每一個人有多精彩,而在乎你們一起發出聲音所構成的那種美!”是的了,吳瓊和她的音樂家朋友們在舞臺上的表現就是如此了,她們彼此映襯、彼此烘托、彼此互動,織就成一片音樂天空,就像那舞臺的背景,只有星光璀璨、參差閃耀才是最美的芳華。

神女弄巴揚,天音妙指長,

紅楓驚葉落,皓月愧云藏。

奏者同琴舞,霓裳共樂狂。

曲終人不散,回味好瓊漿。

——商瑤

2018.11.09

本文地址:http://www.gevgak.tw/post/334.html
溫馨提示: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朝剛手風琴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版權聲明:本文為轉載文章,來源于 中國東方演藝集團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