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風琴“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演奏的練習方法

轉載 琴萌  2019-04-16 10:07:38  閱讀 379 次 評論 0 條

 風箱控制是手風琴演奏的靈魂。現有的手風琴教學法將風箱運用根據運行時的形狀及相應的控制分為“平、頓、揉、震”。而控制手風琴音色所使用的“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的演奏技巧則較少被提及。該演奏技巧以控制肌肉運動所產生風量的關系為練習內容,以形成肌肉對“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的自動化為目標。要完成這一技巧應該依次進行“分解”“連續”和“自動化”三個階段的練習,通過練習和反饋來達到對“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演奏技巧的靈活運用,以便更為充分和靈活地表現手風琴音樂。

  一、風箱運用的分類

  現有的手風琴教學理論多把風箱運行分為“平、頓、揉、震”。“平風箱”指風箱運行的平衡操持,風力均勻,動作連貫;“頓風箱”指左手突發力,繼而馬上放松所形成的具有彈性的突發音;“揉風箱”指以左手手腕的揉顫動作促成風箱的輕微震動,使氣流產生波浪般的變化;“震風箱”指風箱在頻繁、有序、均勻的抖顫下形成的特殊音色。這一分類源自老一輩的手風琴教育家、四川音樂學院教授吳守智先生于1996年提出的手風琴風箱練習理論。

  上述這種分類法比較趨向于對手風琴風箱運行時的形狀及形狀的控制方法進行區別,能夠最直接地從風箱的角度展現手風琴的樂器個性,讓學習者直觀地認識風箱,掌握其基本的控制技術。這是普及教育中最為實用的風箱運用分類方法,在教學實踐中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大大提升了練習者在風箱練習上的效率。然而當學習者對手風琴風箱運行有了基本的掌握后,如何利用風箱控制音色成為了大多數練習者提高演奏技能和音樂表現力的瓶頸。

  那么怎樣通過風箱運行塑造高質量的音色呢?在日常教學中,我們常常聽到手風琴老師講這樣兩句話“強而不炸”“弱而不虛”,這就是對手風琴音色最基本的要求。要達到這一要求更多地是依靠對“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的控制。從這個角度出發,筆者認為應該將“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作為“平、頓、揉、震”風箱理論的補充。

  二、“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的練習目標

  “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應該以風量為判斷標準。然而在具體的教學過程中,“飽滿”與“非飽滿”很容易和“強”與“弱”混淆,這跟樂器在音樂藝術表達中的間接性特征有關。

  溯本追源,音樂與語言都源自人類的聲音。語言功能對于氣息的要求僅為自由順暢,但我們依然能夠從日常對話中通過“中氣十足”或是“輕聲細語”來感受表達者的情緒。聲樂藝術和語言一樣,對氣息的控制非常直接。它塑造藝術形象的方法就是通過由深淺不同的氣息所形成的“飽滿運行”和“非飽滿運行”來實現藝術化的表達。器樂藝術對氣息的要求也很高。合理使用氣息的“飽滿”“非飽滿”狀態,是使器樂能夠進行人性化表達的關鍵。然而器樂畢竟是人類表達藝術思想的間接工具,它的氣息不像聲樂或者語言一樣直接,有時甚至是抽象的,需通過人腦更為高級復雜的指令來形成。其中涉及到的生理學、心理學、運動學等知識相當繁復。因此在器樂教學中,教師們常以“強”“弱”的概念來幫助學生區分“飽滿氣息”和“非飽滿氣息”的差別。對于初級學生來講,這不失為讓他們快速進入氣息控制的一個途徑,然而對于演奏水平較高的學生,這樣的替代教授就顯得不夠全面了。

  手風琴作為一種活簧樂器,其發音過程為“激發-持續-結束”,對其聲音的控制主要集中在“持續”這個階段上。持續的時間、力度、情緒都由風箱所給予的風量及其性質決定。風量的飽滿就像說話時的“中氣十足”,自然會帶出高昂的情緒、明亮的音色和強的力度;風量不飽滿,就像說話時的“輕聲細語”,所塑造的音樂形象溫柔懦弱,音色暗淡柔和,力度自然也是輕的。因此“強”“弱”是運用“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所產生的效果之一,并不是“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的全部效果。如果我們反向思考,不把“強”“弱”作為判定結果,而作為判定前提,將強弱力度分為若干等級,重點訓練在不同力度等級中的風量,分配及相應的肌肉控制,再通過運用不同風量在樂曲的實踐中找到與樂句、樂段不同情緒的對應關系,就會對風箱的“飽滿”和“非飽滿”練習帶來極大幫助。

  三、“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演奏技能的分階段練習

  根據手風琴教育學家,西北師范大學教授王朝剛先生的器樂表演理論,一項演奏技能的形成應該分為三個步驟。筆者嘗試在“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的練習方法上遵循以下步驟。

  1.分解動作階段

  “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應該以教師示范為引入點,在展示不同飽滿程度的風箱時,在聽覺和動覺上要有所差別。這一階段的難點在于:教師示范分解動作時,以左手臂為最先發力點,按計劃的風量設計風箱動力,風箱啟動后,再配合左手或右手觸鍵。此動作順序可保證風量為全部的風箱控制,而無激發觸鍵開關所導致的風力慣性的參與。

  2.動作的連續性階段

  在“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技巧的連續性練習階段,應該引導學生體會肌肉控制的細節和結果,即在強、弱力度分級的前提下,將注意力放在控制風箱的肌肉用力與產生風量關系上。長樂句或者柔和短小的樂段是較好的練習素材,如俄羅斯名曲《Russia Autumn》、皮亞佐拉的《萬福瑪利亞》等。

  3.動作的完善和自動化階段

  “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技巧的完善和自動化階段,應指導學生只通過聽覺、動覺的反饋來實現對風量的控制,而不再注意究竟是怎樣的肌肉運動在控制著風量的運行和變化。當連續的風箱控制能夠像老馬識途般自然而然地運行,風量的大小能夠任意地跟隨音樂的需要而產生,“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技巧的自動化就得以實現。技巧動作的自動化能夠讓演奏者全身心地投入到對音樂的感受和對表演再創作的過程中,從而使音樂能夠展現更為豐富的色彩變化。

  四、對于“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演奏技能的練習與反饋

  任何動作技能的掌握都是相對的,精細而復雜的器樂演奏技能更是如此。保證演奏技巧的方法是反復練習與反饋。這里的反饋既包括練習時演奏者自己體會到的技巧效果反饋,也包括教師根據學生練習情況不斷調整教學思路、方法、程度的過程。

  1.練習

  “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演奏技能的練習過程必然是枯燥的。因此,對分解動作、連續動作和自動化動作三步依次進行反復練習,就必須要有旋律性較強的音樂作為素材。演奏者需在不同音樂語境中反復嘗試“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演奏技巧是否達到了“強而不炸”“弱而不虛”的音色效果,同時還要保持動作技巧自動化程度的高水準。

  2.反饋

  人類的活動不是單向的,是不斷接受反饋信息并隨時調整的。在音樂學習中,音樂行為的反饋有的來自于自身,有的來自于聽眾,有的來自于教師。好的反饋機制可以幫助學生們更靈活地調節技巧動作。這個反饋機制應該包括練習者在練習“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演奏技巧時所感受到的聽覺、動覺效果的反饋;還有對一首完整音樂作品中“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演奏技巧的應用效果反饋,以及對手風琴及手風琴音樂更深層次認識的反饋。只有保證有一個完善的反饋機制,才能使演奏者從多個角度審視演奏技巧的成熟與否,并自覺地進入技術水平進一步提高的新的練習過程中。

  器樂表演屬于音樂藝術的再創作活動,表演者會在表演中不自覺地加入自己的個性和創作性。對于演奏技巧的好壞,我們不能死板地以一個固定標準來判定。如果不能合理地展現“強而不炸”“弱而不虛”的音色要求,再好的風箱控制也是無用的。所以要遵循“藝術最高”的標準,將“飽滿風箱”和“非飽滿風箱”的演奏技巧充分而靈活地運用到手風琴音樂的日常練習和登臺表演中。

本文地址:http://www.gevgak.tw/post/324.html
溫馨提示: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朝剛手風琴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版權聲明:本文為轉載文章,來源于 琴萌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