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手風琴《心中永不凋謝的“花兒”》

原創 阮銳  2019-04-09 16:23:04  閱讀 1246 次 評論 0 條

      手風琴是我們那個年代最為熟悉的樂器,我們這代人大多有手風琴的情結。孩提時,我就喜歡上了手風琴,但一直沒有機會觸碰。后來孩子學了鋼琴,成家走時把鋼琴留下了,讓我們以后有空了也學學。退休了,總算清閑些了,卻未學鋼琴,買了架手風琴,開始圓我兒時的夢。  

      一切從零學起,除了學基礎,總得學首曲子啊!第一首曲子學啥呢?想學的曲子太多,但得找一首有意義的。想來想去就想到兒時熟悉的那首西北樂曲——“花兒與少年”,它也稱作為“花兒”。兒時家里有張父親買來的黑膠木唱片,其中有這首樂曲,是一首管弦樂,以后又聽到過手風琴演奏的“花兒”。由于那時經常聽唱片,所以那質樸歡快的旋律很快就深深印記在了腦海里。

       對這首樂曲的喜愛還另有原因。兒時,父親所在的8342部隊駐守在西北,而我和母親居住在沿海。每年我都要隨母親去西北探親,在那住上一段時間。記得一進部隊大院,兩排高高的鉆天楊分立道路兩旁,那是我見過的最高的樹。春天時大院內外開滿了各色的花。那里的枸杞樹隨處可見,我總是一邊走一邊隨手采著枸杞吃。大院里有很多的部隊家屬,在那我認識了許多阿姨和同齡的小伙伴。那時西北生活條件很差,連吃頓餃子都不是件容易事。春天時我跟隨著阿姨們去挖薺菜,以豐富伙食,我也借此學會了辨識許多種野菜和草藥。大院里的人們苦中有樂,艱苦的條件也掩蓋不住人們的歡笑。我們一群小伙伴們更是“少年不知愁滋味”,整天在一起跑啊跳啊。常常男孩子跑在前,女孩子跟在后。就像“花兒”的歌詞那樣:小呀哥哥呀,手拉上手兒來。直到幾十年后的今天,我們這群伙伴仍兄弟姐妹相稱,這也算是一種大院情結吧。孩子們的歡笑也在感染著阿姨們,阿姨們總是嬉笑著在這群孩子中挑選著自己的喜愛,總有阿姨對我說:將來給我家當女婿噢!

       每次部隊聯歡演出,表演的節目中必有一個是演唱這首“花兒”,它成為了保留曲目,體現出扎根建設西北的大院人以苦為樂的情懷。大院里的大人孩子都喜歡這首歌。回想起來,當年父親買那張膠木唱片也該有這層含義。這首歌大院的孩子們都會唱,有些阿姨也會。我們大院的子弟就是在這首歌的歌聲中、在艱苦的環境下、在父輩們的嚴格要求下慢慢地成長起來。直到長大以后我才懂得:其實大院的人們奮斗在西北,他們的愿望不僅僅是扎根建設西北,他們之所以喜歡“花兒”,是因為他們還懷揣著另一個希望,那就是希望他們的孩子們茁壯成長,男孩子像西北的鉆天楊高聳挺拔,女孩子像西北的花兒絢麗多彩,其實我們才是他們心中的花兒與少年。 多年以后我出差經過當年生活在大院的一位阿姨家,特地前去看望。得知我要去,阿姨高興的睡不著覺。當我一身戎裝站在她面前時,我分明看到阿姨的眼里閃著淚。我給阿姨行了個軍禮,這個軍禮不僅是晚輩對長輩尊敬,更是代表我們這群花兒與少年對大院軍人妻子們由衷的肯定和崇高的敬意。阿姨和我有說不完的話,我們親如母子。阿姨的孩子們——當年一起嬉鬧的小伙伴跟我更是親如手足。看到成長起來的我們這一代,阿姨臉上蕩漾著幸福、驕傲與自豪。

       雖然我退休了,但還在當顧問,還不能全身心用于學琴。只能一邊工作一邊練。好在這首“花兒”的旋律早已熟記在心,甚至不用看譜。用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我把“花兒”這首曲子完整地彈奏了下來,又經過幾個月的雕琢,終于在我一年琴齡的時候給朋友們演奏這首手風琴曲,得到了朋友們的大力稱贊。有朋友說:“我學琴五年了,也沒達到這個水平”。我把演奏錄了音,掃墓的時候,我取出父親的骨灰盒,找了個安靜的角落,放了錄音給父親聽,讓他再聽聽西北那熟悉的曲調,看看身邊已是大校軍銜的兒子。我想讓父親知道,西北的烙印已深深印在兒子身上。大院人艱苦奮斗的精神培養了兒子堅韌的性格,這種性格使兒子在整個軍旅生涯中,經受住了大風大浪甚至是生與死的考驗。在未來的日子里,兒子將陪伴在媽的身邊,牽著媽媽的手,陪她散步聊天,為她做那暖胃驅寒的羊肉泡饃,一起回憶西北部隊大院的生活,回憶花兒與少年成長的快樂時光。讓她坐在灑滿陽光的院子里,聽兒子演奏那首“花兒與少年”。  

      時光荏苒,當年的花兒與少年都已長大,分散在各地。但西北的部隊大院有著特有的凝聚力。為了懷念那已經撤編的8342部隊,懷念西北那苦中有樂的大院生活,延續當年的大院情結,我們8342部隊的子弟自發組織,一起去過重慶涪陵白濤鎮金子山,去參觀了國防科工委已下達解密令的816地下核工程——那個挖空整座大山的超級工程。那巨型山洞就是父輩們所開鑿。目前我們正籌備組織去酒泉,要去看看父輩們建設起來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

    如今我們這些當年的花兒與少年都早已成家立業,但我們仍將大院的故事講給我們的后代們聽,希望能把8342部隊的精神、父輩們的那種艱苦奮斗的執著傳承下去。同樣我們也在把希望寄托在我們的子孫——未來的花兒與少年的身上。 

      對于我們這一代大院的子女,西北的部隊大院已成為了我們心中的永恒。那高高的鉆天楊和小伙伴們在草地上嬉鬧的情景更是深深印在腦海里,無法忘記。待當年的花兒與少年再相聚的時候,我一定要給大家演奏這首“花兒”。讓那熟悉的旋律永遠縈繞在我們這群花兒與少年的心頭。

 2019.4.7

本文地址:http://www.gevgak.tw/post/315.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琴萌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