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敦煌,藏在敦煌壁畫中的稀奇樂器——2019年“金杯之聲”敦煌琴韻手風琴藝術節系列宣傳

原創 琴萌  2019-01-13 10:13:32  閱讀 686 次 評論 0 條

敦煌壁畫里的古樂器

環繞飛舞的彩帶,搖曳飄逸的衣擺,驚艷的舞姿,高難度的反彈琵琶……無需云彩、翅膀和羽毛。

這就是美輪美奐、如夢似幻的敦煌飛天。它是乾闥婆與緊那羅的復合體,是香馥滿身的菩薩,同時也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天界樂神。

敦煌,絲綢之路上的重鎮,是連接中原與中亞版圖的要塞。說到敦煌,“壁畫”“飛天”“莫高窟”“絲綢之路”等等神秘而傳奇的詞匯就會出現在我們腦海里。

敦煌莫高窟有壁畫和塑像的洞窟共有 492 個,其中,與音樂題材相關的洞窟多達 240 個,約占整體數量的一半。這些音樂壁畫不僅是樂人們在當時的真實寫照,也是解開我國古代音樂史之謎的一把鑰匙,敦煌壁畫里,到底藏了多少奇特的樂器呢?

敦煌壁畫音樂藝術,不僅歷史悠久漫長、內容豐富多樣,且風格獨特驚奇,堪稱“形象的中國古代音樂史、樂器史、歌舞史和佛教音樂寶庫”。

拉弦、彈撥、吹奏、打擊四大類樂器齊全,天樂、俗樂融為一體。充分的融合性讓敦煌壁畫音樂形成了三位一體,同時又是唯一性特征的一種獨一無二的音樂風格流派。

這些音樂壁畫不僅是樂人們在當時的真實寫照,也是解開我國古代音樂史之謎的一把鑰匙。音樂原本是聽覺藝術,但敦煌壁畫卻用畫面,讓音樂存在于藝術里。音樂真實存于雋美的壁畫中,虛幻在于它難以捉摸與不可重現的聲音里。

這就是敦煌音樂。

當我們回蕩在佛窟壁畫內的時光音律,被封印在飛天或菩薩手中的各型樂器中,不禁讓人們好奇,音樂與莫高窟又產生過怎樣的美妙共振?

1. 琵琶

初唐 第220窟 南壁

彈撥類樂器中,當屬琵琶這件樂器最有代表性。僅在莫高窟中所繪制的數量就多達700余件。無論在小型樂器組合、大型經變樂隊,甚至不鼓自鳴中,都能尋見它的蹤影。形制上,它的共鳴箱呈梨形,頸部呈曲項或直項的形式。有四根弦,且在弦的兩端設有山口和縛手。面板上飾有捍撥和鳳眼。

仔細尋覓,你會發現,飛天、藥叉、菩薩等各類樂伎橫抱琵琶演奏的畫面,散落在洞窟的各個角落。

2. 五弦

北周 第428窟 中心柱

五弦又稱五弦直項琵琶,起源于印度,經由絲綢之路的天山北麓傳入中國。樂器形態與演奏方式都與四弦琵琶較為接近。曾一度盛行于唐代,入宋以后逐漸走向消亡,取而代之的是四弦琵琶。

藏于正倉院的螺鈿紫檀五弦琵琶

遺憾的是這件樂器在我國并沒有得到傳承。現今世上唯一一件唐代五弦直項琵琶 “ 螺鈿紫檀五弦琵琶 ” 留存在日本正倉院。作為鎮館之寶,每次展示都會吸引世界各地文物愛好者和歷史研究者前去觀展。

3. 阮咸

西魏 第285窟 南壁

阮咸歸屬琵琶之類,出現在唐代。緣于晉代竹林七賢之一的阮咸善彈這件樂器,因而得名。形制上,共鳴箱呈正圓形。項長,四弦,十二品柱。

初唐 第220窟 北壁

它與五弦琵琶有著極其相似的命運。唐朝以后開始逐漸失去主流地位,之后被宋代的月琴所取代。然而,敦煌壁畫中卻留下了大量它的身影。有的琴體飾以花紋重彩,有的琴體卻形似花瓣。

復原的花邊阮

4. 箜篌

盛唐 第225窟 南壁

箜篌作為外來樂器,也曾在我國隋唐時期的宮廷音樂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對此,它在敦煌壁畫中也有呼應性的體現:數量僅次于琵琶,約有200余件。早期的箜篌在形制上,多為三角形框架,弦數較少。唐代的箜篌,大都繪有精美的邊框紋樣、華麗的裝飾墜物,并且弦數增多。盡管如此,入宋以后仍難逃衰亡的命運。而它曾經輝煌的歷史也只能被定格在一幅幅敦煌壁畫之中。

反彈箜篌飛天 隋 莫高窟276窟 窟頂北坡

看上面這幅飛天,頭束雙髻,背身彈箜篌,動作寫實,飄帶飛揚,形象瀟灑。雖然畫面有些模糊,但是演奏的楪祈也是箜篌,而且是背身彈箜篌,在敦煌壁畫中僅此一例。

5. 琴

北周 第299窟 窟頂南坡

飛天抱著的并非是一塊搓衣板哦,那是琴。在我國漢晉時期就確立了七弦十三徽的形制,并傳承至今。在《詩經 · 關雎》中也有“窈窕淑女,琴瑟友之”這樣的詩句,古琴的孤獨性從誕生之初就已被注定。

6. 箏

初唐 第220窟 南壁

相比古琴,古箏的塵世性則是在順應歷史中形成的。最初為五弦,逐漸遞增至唐代,形成十二弦與十三弦箏并存的格局。近代箏的弦數則多達26根,甚至能實現自由轉調。

7. 笙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此圖中位于第一排的兩位樂伎,左身吹奏的是笙。這是一種竹制簧管類樂器,由簧管、斗子、吹嘴三部分構成。簧管的長短參差不齊,笙斗呈圓形,有圍匝的形式,吹嘴呈茶壺嘴狀。

8.篳篥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第一排右身吹奏的是篳篥。它的形制與豎笛十分接近。如果不仔細分辨的話,容易產生混淆。相較笛身,略短,稍細。一端有哨嘴,按指位置偏上方。

9. 豎笛和橫笛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第二排,左、右兩身樂伎分別吹奏豎笛和橫笛。在吹奏類樂器中,橫笛的地位和琵琶一樣,始終穿聯在近千年的歷史脈絡中。從敦煌所繪的歷代橫笛來看,笛身規格、挖孔數量以及演奏方法都并未統一。有意思的是,在唐代大型經變畫中,橫笛的地位似乎無可取代。作為樂隊中必不可少的高音樂器,有時甚至會被連用數支。通常與橫笛相對出現的還有豎笛。它的笛身較長,有吹口。吹奏時,兩手靠下持笛。

10. 排簫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第三排左側樂伎吹奏的則是排簫。它是一種竹制編管類樂器。在敦煌壁畫中,形制紛繁多樣。管身粗細、長短、管數以及花紋等都不盡相同。其余兩位樂伎則分別演奏拍板和鐃。由此,唐朝大型宮廷樂舞的繁盛景況可見一斑。

11.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除此之外,這張壁畫里面還有角,是一種較為原始的樂器。時常出現在兩軍交戰的影像中,主要用于號召軍隊、振奮士氣。由于音色過于粗獷、單一。因此,并不適用于樂隊中。

12. 塤

晚唐 第156窟 南壁

早在周代“八音”分類中,塤就被納入“土”類樂器之列。這件樂器在敦煌僅此一例。圖中,樂伎雙手持塤,音孔數量不詳。

13. 海螺(法螺)

壁畫中的海螺(法螺)

這件吹奏類樂器比較不好認,別以為菩薩在啃桃子或地瓜,那是海螺,也稱法螺,或貝。在《妙法蓮華經》中有這樣的記載“今佛世尊欲說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可見它有著樂器和佛教法器的“雙重身份”。

西魏 第249窟 南壁、

14. 腰鼓和羯鼓

隨著西域諸國集聚大唐,我國對外來樂器的使用在此時達到了歷史高峰。尤其,是印度系傳來的打擊樂器。而這些腰鼓、羯鼓、答臘鼓等也都在莫高窟里留下了歷史的印跡。

中唐 第154窟 北壁

在上面這幅經變樂隊圖中,前兩位樂伎正在演奏腰鼓。鼓的形狀就如同兩個碗底對接而成。鼓皮兩端以繩收束。演奏時,既可用雙手拍打鼓面,也可斜掛于胸前用兩槌擊奏。

第三位樂伎演奏的則為羯鼓。鼓身呈直胴狀,兩端以繩索牽連。演奏時橫置于膝上,并以鼓槌敲擊。同樣,鼓面兩端有繩索束之的還有答臘鼓。鼓的形狀為扁平圓桶狀。鼓面的直徑略大于鼓身。

15. 齊鼓

盛唐 第124窟 北壁

有趣的是,當那些原本存在于史書記載中的鼓,以一種別樣、生動的方式出現在壁畫時,會給人一種強烈既視感。比如,在《通典 · 樂四》的這段文字:“齊鼓,如漆桶,大頭設臍于鼓面,如麝臍,故曰齊鼓。”這幅圖就是詳解。

西魏第285窟南壁

再如,陳旸《樂書》中的這段描述“左手持鼗牢,腋挾此鼓,右手擊之以為節。”恰如上圖所示。

16. 檐鼓

中唐第112窟南壁

17. 大唐樂隊

形成規模的樂隊是什么樣的?我們可以看下中唐第112窟北壁上的一組繪畫。

中唐 莫高窟第112窟奏樂圖

彈撥、吹奏、打擊三類樂器匯聚一堂,中間的舞伎與兩側樂隊形成中心對稱形式。雖然并不能就將此視為研究唐代樂隊的現實依據。但至少,高度成熟的大唐樂舞形式在此一覽無余。

中唐 莫高窟第112窟 反彈琵琶

18. 總結

敦煌市區黨河風情線陶瓷壁畫墻

中國有著任何一個國家都難以逾越的歷史底蘊。近年來,一批藝術家、研究學者對敦煌樂器復原、古譜解譯以及音樂創作傾注于心力。其實近兩年,相關學者、樂器制造者、音樂家已經復原了一批敦煌壁畫中的樂器,并創作了音樂劇目。這些似乎都在逐漸滿足著我們“聽見”敦煌古樂的愿望。

敦煌市區黨河風情線奏樂塑像

絲綢之路是中國古代與世界溝通的橋梁。敦煌,這顆絲路上的明珠,正以它深厚的歲月積淀,散發出光芒。讀懂敦煌,了解中國,了解世界。

中央民族樂團敦煌復原樂器演奏《極樂》

中央民族樂團敦煌復原樂器演奏《急曲子》

本文地址:http://www.gevgak.tw/post/251.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琴萌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