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征:平凡之輩的藝術特長之路

原創 葉征  2018-12-20 10:14:05  閱讀 777 次 評論 0 條

一、為什么寫這篇文章

     雖然我已經離開學校多年,但是我的很多的同學、同事、校友、親友一直不斷通過各種渠道向我咨詢和了解關于藝術特長的信息和經驗,以便自己的孩子或親友的孩子也能夠走上藝術特長之路,而作為一名曾經的藝術特長生,我認為有責任責無旁貸地談談我對于學習藝術特長的理解和思考。希望我提供的信息,能夠幫助到眾多的琴童和家長。

二、我的簡要成長經歷

回想起我的習琴生涯,其實,我從小在音樂的學習上,真的只是個資質平凡的學生,我是高一才通過了業余十級的考核,比現在北大、清華、人大手風琴樂團的不少學弟學妹們要晚很多,我小學參加比賽從沒拿過比三等獎更好的成績,甚至在六年級有一次準備十分充分的比賽也只獲得了三等獎證書,依稀記得挺失落的,一直這樣的成績一般的家長估計可能覺得干脆不用繼續學了,但失利帶給我的摔打和歷練在我看來更寶貴更重要。真正的自信必須來源于堅持修行帶來的才華閃現。

我六年級去北京101中學參加藝術特長生考試,當時并沒有抱太大希望,因為一般情況下,獲過二等獎希望才會大一些,但是沒想到特長生考試發揮很不錯,我被101中學錄取了。而上了101中學以后,每年樂團要進行業務考核,我初一第一次業務考核成績結束就是不及格,當時我甚至想,算了,好好學習文化課吧,估計初中升高中時樂團會把我淘汰,我得靠學習成績上101高中了。但我后來沒有放棄,還是咬著牙,一點點堅持下來,不斷進步,逐漸有了起色,后來樂團的老師也慢慢對我刮目相看,然后開始讓我代表學校參加獨奏比賽,我是到中學才開始在北京市和全國比賽獲得一等獎,大概是初二下學期,我才意識到我真的也可以把琴彈得不錯。后來參加各高校特長生考試,也比較順利,不僅在清華北大藝術特長生手風琴專業考了第一名,甚至北航給了我一本線的優惠合同、北理工還給了我手風琴項目的保送名額。但是,這漫長的習琴生涯中其中任何一點氣餒或放棄都不會成就今天的我,而這其中任何一次放棄都非常容易,而堅持下來卻是如此之難,甚至會感到非常痛苦。

到了大學以及成年后我發現,藝術修養是一輩子受用的。無論是在北京大學讀書時還是畢業后,我始終地為北京大學手風琴協會的發展盡自己的力量。而在北大畢業季的求職過程中,沒想到藝術特長也竟然能助我一臂之力。我從北大畢業后進入到一家金融類央企總部工作,我入司后得知,集團總部錄取我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我簡歷上寫的手風琴特長,當年我們部門錄取人數是兩人,而筆試和面試成績我排在第三。這是我入司后一位領導私下告訴我的,因為當時有領導建議希望確定擬錄取人選時考慮我的藝術特長,以便將來能夠為部門在單位的文藝活動中做貢獻。后來,我沒有辜負部門領導的期望,幫助我們部門拿了兩次單位合唱比賽第一名,多次代表部門參加單位春節年會的演出。記得有一次演出結束后,有其他部門的領導甚至問我們部門的領導,我部門出的節目是不是外請的手風琴演奏員,我部門領導驕傲的說:“他就是我們部門的員工,不是外請的手風琴,他手風琴十級,鋼琴也彈得很棒,而且唱歌也出類拔萃,我們部門每次去KTV,只要點的歌大家都不會唱,就一定是他點的歌。”雖然以上這些成績只是吃以前學校藝術團經驗的老本,但這足以讓部門領導多次感到特別榮光,而后來在一次決定單位外派澳洲工作的人選時,領導經過反復權衡后,最終選擇了我,沒有選擇資歷和入司比我更老的員工,這樣的決定在我們部門歷史上還是首次。而在金融機構做了多年的資產負債管理、經濟資本管理的工作之后,我越發覺得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管理其實和彈手風琴,彈鋼琴有異曲同工之妙,和演奏樂器是相通的。金融機構資產負債管理是金融企業對其資產、負債進行不斷的管理的過程,在既定的約束條件下,通過平衡風險與收益,防止資產與負債的錯配,確保金融產品的滿期給付(或賠償)、資本的充足和實現預期的盈利目標。而彈手風琴和鋼琴要通過左右手的和諧配合加上手風琴風箱,鋼琴踏板的運用才能具有演奏好作品的基本條件。

習琴對我來說是一個長期的潛移默化的過程,我的成長經歷也恰恰說明了學琴早期階段的好壞,可能不會決定最終獲得什么樣的成就,到某一時期,可能會自己悟出其中的真諦,進入良性循環。我沒有想到過現在還能堅持練琴,我早已離開了學校,也不再是藝術特長生,已經沒有演出和比賽的壓力了,但現在仍能和很多北大清華的學弟學妹們成為藝術修行上的摯友并惺惺相惜,并把這份藝術的特長和修行貫穿始終,正是謂“特長人生”,我想這也是我習琴道路上最無悔的事情了!

640.webp (6).jpg

(筆者在北京大學百周年紀念講堂演出)

三、想對家長說的話

我發自內心、篤定地確知如下事實:

首先,練琴常態就是苦。

第二,練琴中遇阻、發現問題、絞盡腦汁不知如何解決、練到志得意滿卻被老師潑盆冷水,以及坐不住、不想練、有情緒都再正常不過,我都經歷過,但這與是否適合學琴沒任何關系。

第三,而這些艱難困苦也是練琴帶給我最重要的東西,即百折不撓、堅韌不拔的精神。如果想把這些繞過去,就恰恰錯過練琴帶給我一生真正的財富。相比之下,會個十級的曲子,什么高雅,修養、素質,這些簡直太不重要了,急功近利最后必然導致既沒得到專業性,也沒落著快樂。

我認為,其實孩子學琴成功是個小概率的事件。孩子學琴小有成就,是個極難得的事兒;孩子學琴堅持下來了,但沒有太大成績,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孩子沒有堅持下去,實際上是個很常見的事,沒必要自責,因為,任何挫折、困難和失敗都可以是放棄的理由,而唯獨堅持下去沒有理由,并且堅持下去能否取得理想的成績也不確定。手風琴、鋼琴以及其他器樂演奏、音樂,說到底是個選修課,不學也沒少啥。所以急功近利百害而無一利

孩子想練好琴,其實還是挺難的。但一直覺得有幾條我覺得挺重要:

首先,孩子身體健康。有的孩子一到假期練琴一加量就生病,這就難了,一個是真病真危險,一個是不病但家長提心吊膽心疼孩子,孩子一說累就心軟松勁兒。

第二,孩子太聰明,調皮,無法無天,這夠嗆。練琴,起碼初期,不是個特需要聰明的事兒,因為聰明人往往不愛下笨功夫,坐不住,彈了半個小時就開始想吃東西,想看電視,想外面的世界,這種練琴其實卵用不頂。

第三,與二相關,家長中必須得有一個特能震住孩子,且能狠下心板起臉來做惡人,且這個家長不能隔三差五出差、回家晚,得不斷地狠盯。家長尚且松勁兒,孩子心里明鏡兒似的,會知道這事兒不重要,弄不弄兩可。

第四,家長不要當著孩子的面流露“我們做爸媽的也不懂音樂”這樣的信息。其實,十歲之前的孩子,對課程的理解肯定遠不如家長。而且家長既然想讓孩子學琴,學了半天還是“我們不懂”,老實講有點失職。

四、參加重奏和樂團訓練的重要性

先說結論,重奏和樂團訓練非常重要。

首先,重奏訓練對演奏本身是重要的培養環節。大部分孩子,尤其是手風琴,日常只練習獨奏樂曲。同時,在孩子練琴過程中,難以形成正確的和聲觀念和節奏意識。室內樂、小重奏是西方古典音樂中一種必不可少且極高級的表演形式。多聲部或同時或交替進行,使得音樂層次豐富,內容飽滿。演奏者置身于和聲中,置身于種種犬牙交錯的節奏型中,對塑造正確的音樂概念和節奏概念很有幫助。有些孩子會在結束重奏訓練后,開始提高對自己日常練習的標準。

 第二,重奏訓練更貼近“學音樂”的本意。“會演奏”和“愛音樂”是兩個概念。更多家長并不想培養演奏家,而是希望孩子以樂器演奏為抓手,最終落在接觸藝術、學會欣賞、培養審美情趣上。但在日復一日枯燥、孤獨的練習中,這兩個概念逐漸對立起來:孩子可能學會了演奏(或許也并未學明白),對音樂的愛卻消磨沒了;考完十級樂器束之高閣,音樂也扔下了,非常可惜。重奏訓練培養的聆聽、合作、融入、和而不同等意識、能力,其實更貼學琴的原本宗旨,是真正的“素質教育”,而非手指競技。這種練習也能讓孩子在枯燥孤獨的練習中加些調劑、找些伙伴,消除孩子對演奏的排斥,讓他們對音樂更有興趣。

 第三,重奏訓練讓琴童參與感更強。尤其是小型的重奏團,會比大型交響樂團有更靈活的編制,和更多靈活的演出機會。

 第四,重奏訓練能夠提升練琴積極性。重奏訓練時的“單個抽查”(我本科時排129合唱時也用過的手法),對孩子也會形成一定壓力——畢竟誰都不愿意在人前現眼,只能回去多下功夫。“當眾丟一次人,回去馬上知道練琴了,比催促、批評一百句都管用。”

 第五,重奏訓練讓琴童明確自己的相對水平。孩子在自己練琴時,最常聽到的是自己并不正確遑論優美的演奏,或至多能夠從老師的示范中聽到正確的演奏到底是什么樣。除非參加比賽、考級,否則大部分孩子不知道自己拉琴在同齡人中所處的相對水平。如果讓他們看到其他小朋友標準、規范的演奏,這將幫助他們確立目標,更加努力。


在北京大學首演手風琴小提琴合奏《Tico Tico》

本文地址:http://www.gevgak.tw/post/176.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琴萌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